在呼吸科工作是种什么体会?
本文摘要:这三周过的算是有点繁忙了吧,至少相比较之前的传统病房而言。但还没到很忙很忙、很充实很充实的境界。可能是实习生太多,也会不幸的是这组的病人在我来之后出奇的少,失踪才

这三周过的算是有点繁忙了吧,至少相比较之前的传统病房而言。但还没有到非常忙非常忙、非常充实非常充实的境界。可能是实习生太多,也会不幸的是这组的病人在我来之后出奇的少,失踪才12个左右,出入院又不多,学姐学长又特能干,致使我....没什么好忙的。


三周了,居然没亲手收过一个病人,悲哀啊!她们都说在呼吸和有不少抽血气的机会,可是我呢,来的真不是时候,病人少,需要抽血气的病人也少,想抽血气的人又多。结果,我在呼吸科3周,只抽了3次血气,抽中了1次!嗨……还没有悟出什么道道来,就出科了。

让我比较赏析的是在呼吸科每周3、周5早晨两组的大夫分别会向洪主任汇报本组的病人状况,基本都会汇报。针对一些比较疑难的病例,大伙一块讨论,立刻翻书找发病机制或是诊断依据或是治疗原则,书本上的常识落伍了,立刻上网找最新的文献,虽然他们讨论、探讨的内容已远远超越我能同意、理解的范畴,但能被这种钻研的环境所感染,也是一种快乐。洪主任不愧是科主任,真的好强,好厉害,跟他汇报病人的状况,有时甚至都还没有看到过病人,他就看过病人的ct、检查报告单等资料,就能指出整个治疗策略中的不足或错误,真的好被人佩服啊!印象最最深刻的是洪主任的一句话,在一位重症病人的床边,瞪着他那双圆圆的大双眼,非常严肃的跟大家说:“临床大夫是如何成长的?临床经验如何积累?就是要在病人的床边学习、成长。”是啊,最为一名初出茅庐的临床大夫,真的应该多花些时间在病房里,密切察看病人病情的变化,才能学到更多的常识,不单单是课本上的。洪主任就常常在下班之后,还会到病房看看一些重病号,真的非常值得大家学习。


在呼吸科印象最深刻有两个病例。第一个,是一个20多岁年青熟女,在我入科前刚住进去不久,第一天查房查到这个病人,带教老师就跟大家说,这个病人的症状、体征、胸片、肺部ct、检查报告如何如何滴,是个非常典型的大叶性肺炎,治疗上,如何如何用抗生素。查房结束后,我也认真看了她的病例,大叶性肺炎嘛,对大家来讲真的很了解,学过好多遍,这个病人有寒战,发热(自己吃过药,所以没高热),咳嗽,双肺处于实变期,没啰音,后消散期,出现啰音,ct报的也是双肺有炎症。没感觉有哪些不对劲。结果过了几天,洪主任查房,一翻这个病人的化验单,忽然非常严肃的质问身边的主治、住院,这个病人的crp、pct(都是炎症指标)这么高,为何血象一点都不高,白细胞居然还是正常的?查了二三次了都是这样的情况,为何没引起注意,是否要考虑细菌合并病毒感染,抗病毒要立刻要上,不然后果非常的麻烦!一语惊醒梦中人,书上明明有说大叶性肺炎会有非常明显的白细胞增高,我居然给忘了……大伙都忘了。

第二个,是我管的一个依伯,80多岁了,aecopd,这是主要的,还有其他一堆的病。我接手时,他喘的好厉害,躺在床上不可以动,经过2个多礼拜的治疗,好转了不少,依伯居然会在走廊上走走路,去护士站看着忙碌的护士飞奔来飞奔去,我还非常快乐的跟他聊天,说他这两天好不少了,快出院了,依伯也好高兴。哪个知才过了没两天,依伯感冒了一下,又aecopd了,无语,依伯又躺在床上呼呼的喘个不停,不可以动弹,不可以坐起来,又上了心电血压氧饱和监测还有病重公告书……嗨。。。。老师也是非常无奈说,这种copd后期的病人非常难搞,激素都上这么多了,很不容易控制住了,又来了,激素从新调整,从头来过……依伯躺在床上,费力的问他的护工,用福州话问的,我居然听懂了,他说:“我女儿呢,如何还不来啊,再不来我就死掉了!”嗨。。。真的感觉好无语,其实医院里不少如此无奈的老人家的,生活病时,一直期望有人关心,有人照顾,有爱,特别是我们的亲人,至亲至爱的人的关怀,比什么良药还管用的,可是现代人真的好忙,太忙了,忙的忘记身边的亲人,不禁被人感觉一阵寒……在大家小的时候,有个感冒、发烧、咳嗽,爸爸妈妈都是那样的紧张,上医院,吊瓶、吃药,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,试问,他们有请护工来帮忙照顾他们的孩子吗?当他们日渐老去,行动不便,疾病缠身时,大家理所应当也该给予他们无微不至的关怀、照顾,而不是花点钱,请个护工,工作之余有空再去看看。。。。千万不要到了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地步,那就不好了。


相关内容